很多人都不想被这个网路上盛传、原意为「你没有同理心」的标籤给贴上,那比直接被骂髒话没好哪去。

然而,就是因为同理心有时候实在是被太过滥用了,所以才会出现「铜锂锌」这种对滥情理盲的讽刺。

先不管台湾社会究竟有没有同理心,美国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家保罗.布伦(Paul Bloom)在《失控的同理心︰道德判断的偏误与理性思考的价值》(Against Empathy: The Case for Rational Compassion)这本书中,就大胆地直接挑战同理心!

保罗.布伦之前的书《香醇的红酒比较贵,还是昂贵的红酒比较香?》(How Pleasure Works),是本令人大开脑洞的好书,如果还没读《失控的同理心》,真心建议先读《香醇的红酒比较贵,还是昂贵的红酒比较香?》这本中文书名长到是个句子的好书,因为如果误以为作者鼓吹镁铀铜锂锌,恐怕会错失他的其他好书。保罗.布伦在《纽约客》一篇反对同理心的文章就曾引来一阵挞伐,有网红还称他为「学界汙点、道德禽兽」。

回到《失控的同理心》这本争议性颇大的好书,保罗.布伦试图用严谨的论证来反驳很多作者、政客等把社会问题归咎于镁铀铜锂锌这种说法,指出其实很多社会及政治问题反而是出在太过狂洒同理心,造成重金属汙⋯⋯哦不⋯⋯造成理盲滥情。

那幺,同理心是啥呢?简单来说,就是我们能够站在别人的立场,感受他人的感受的能力。保罗.布伦当然不是整个反对同理心,他不否认同理心是我们快乐的来源,在社交人际关係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没人会和「镁铀铜锂锌」的人交朋友,日常生活中也让我们去做如扶老太太过马路等善举和好事。

不过保罗.布伦指出,同理心只是让好人更好,并不能把坏人变成好人。有个笑话是班上好几个小学生跟老师说他们一起扶老太太过马路,老师质疑怎幺要这幺多人,他们回答说因为他们费了很大的劲才合力把不想过马路的老太太拖过马路⋯⋯只要有点同理心就知道笑点了吧。

那幺保罗.布伦反对的到底是啥?过去我们应该听过对「人心不古」的感慨,彷彿人类只会往愈来愈堕落的方向演化。可是究竟什幺是「人心不古」,是人性变了,还是社会状况变了?大部分在城市中生活的现代社会,已经不是像过去那样的熟人社会,即使是厌倦城市生活而下乡种田的朋友,也未必想要左邻右舍都是熟识的亲戚,我们每天要面对多少陌生人呢?在这个陌生人社会中,有效维繫信任的是法治还是同理心?在民主社会中,政策的制定有多少是要理性讨论而非诉诸同理心呢?

具体来说,「铜理锌」会造成哪些问题?保罗.布伦指出,同理心会有「聚光灯」的效果,而且光束还不是普通的狭窄,让我们注意到媒体为求收视率或点阅率流量等等狗血议题,当我们的注意力因为同理心被激发而聚焦在一处时,其他问题或甚至同一问题的其他面向就被长期忽视。例如八仙尘爆事件中,当大家把同理心都聚焦到受害者身上,就忽视了政客为了讨好大众而对政府基层公务员和医护人员以及健保资源的无情剥削。

「死一个人是悲剧,死一百万人却是个统计数字。」苏俄独夫史达林如此开示。我们演化来的同理心,很容易理解死一个人的悲剧,可是随着死亡人数的增长,却弔诡地愈来愈无感。例如说非洲有几百万人因政治动荡的内战或饑荒而死亡,对人心的冲击可能还不如一个小女孩如何饱受饑饿摧残的故事。

慈善机构其实早已深谙此道,很多募款都不再只提统计数字而是主打活生生的个人。可是此举是否会造成善于操作的慈善基金会更有吸金能力,而排挤其他更迫切的需求呢?例如花莲震灾的善款好大一部分居然用去补助业者而非灾民,这就是政客滥用大众同理心的具体表现。

更糟的是,同理心通常只适用在自己人身上,非我族类,因为感觉其心必异,所以不适用,这就落入狭隘民族主义的窠臼。自己同胞一旦有啥差错,就把气出在另一群人身上,甚至藉机大开杀戒,这些鸟事在很多动荡地区已非新闻,只是因为都操作成一个又一个统计数字所以令人无感。

《失控的同理心》不是本单纯的政治社会评论书籍,身为着名心理学家,保罗.布伦在书中引用大量的心理学及神经科学来支持其论点,说明同理心如何蒙蔽我们的眼睛,影响我们的判断和决策,让我们在公共政策和各种关係中,做出其实是不符合道德的选择,或受情绪主导而无法把利益最大化,甚至导致残酷的行为。

同理心真的可能会这幺不道德吗?保罗.布伦甚至以佛教为例,说明「慈悲」和同理心大不同,要增强慈爱,反而该减少同理心──这并非个人推论,还有神经科学的证据支持。这看来很矛盾,可是只要有禅修经验的人其实都不难理解,一颗平静的心是不会轻易受到自己和他人的境遇而扰动到心生烦恼的,而是透彻领悟四圣谛(苦集灭道)后对众生理性地理解和关怀。

同理心对一些职业甚至有害,例如医事人员和助人工作者,因为同理心而投入所以难以抽离,其实会影响专业判断而无法做出对当事人更好的决策,甚至还会因为心理上的耗损和疲惫而难以为继,冲击人力资源吃紧的医疗和助人工作。所以当医事人员和助人工作者在做出不讨喜的理性决策,却被不知所以的媒体或乡民以「镁铀铜锂锌」为由理盲滥情地攻击时,对社会的整体福祉而言绝对是更大的伤害!

基本上,《失控的同理心》是本论证很有力的好书,很值得所有关心公共议题的朋友一读。然而,我并不太乐观。我不少敬重的有识之士朋友,有时候也会因为立场不同,都还没看清楚对方的论点或论据就无交集地、不客气地批评、指责、攻击,知识份子顿时沦为标题党。毕竟和同理心相比,理性思考要耗费的脑力资源实在太多,所以后者在低薪血汗时代显然太稀缺了。

可是连黑猩猩都有同理心,只有人类才能动员大脑前额叶皮质来理性思考。要当黑猩猩还是当人,自己看着办吧!